瞎几把扯。鬼知道我说了什么。鹿兹狂热中。

2019.1.13 给阿静



晚上好阿静


今天是我比较有活力的一天!!我傍晚跑了2.5km。这真的很难,但是你又知道这其实并不算什么。对自己来说,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成就,然而它对于这个世界又太渺小了。你在那二十分钟里的孤寂、痛苦,被拉来扯去……但它们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就像一粒灰尘掉进大海里,不会有任何回音,而你在产生这样的念头之后,又意识到你的年龄已经不太容许你依然存在这样自我中心的想法了……但是同时,这个成就又多么重要呀,仅仅因为这对你意义重大,所以,它的确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称得上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


我想,也许资源的有限与欲望的无限之间的矛盾,是世界上最悲伤、最负面的事情……当然这说了等于白说。“小孩子才...

太阳能暖我角质层。

两年前:宗教都是屎。

现在(虔诚):请让我加入生命基金会作为实验体。请让我加入SCP基金会作为D级人员


我只是突然意识到人类还是需要一些超凡脱俗的体验,并且知道这种体验就像婊子一样

来月经肚子不舒服 不开心 脸皱巴巴的

结果抬头看见自己的表情 被逗笑了x

我怀里的太阳死掉了

剥开糖衣往嘴里扔了粒薄荷糖。口腔里蓦地一场核爆。

冷意沿食道呼啸而去。十二月里依然在校服里穿夏衣,喝加满冰的奶盖四季春,下雨不打伞,风来偏要梗脖子。这几年惯于在入冬时发几天疯,好向夏天做个正式的道别。我将死去的太阳埋进胸怀里,等第二年再长出个新太阳;仗着尸体最后的那点余温,一腔正气倒是比寒风还凛然的。


小时候喜欢冬天。幼时老师和教科书谆谆善诱:“春天来了,大地又复苏了~”我心气上来,一笔一划在横线上填:“我最讨厌春天,因为春天万物复苏;我最喜欢冬天,因为冬天寒风萧瑟。”那时并不会“不屑一顾”这个成语,不过心情大抵不外如是。欺骗幼童也要有个限度!别当小孩子看不出来,南方哪有什...

我回夏天去了。

猜猜我有多爱你

唉,你是谁,究竟是谁。我现在只想用赞美诗一般的声音赞美你。你是最甜的蜜桃汁儿,是最苦的莲子芯儿,是光辉的太阳与静谧的月亮,你是美,是我的无限欢欣。虽然我写的东西很傻逼,我自己很傻逼,但是你真好。我很傻逼,真的很傻逼,但是我有多傻逼你就有多好。

神在创世之初便决定我敏感到歇斯底里,也注定了我爱你。我收到的礼物就是敏感,堪比宙斯给潘多拉的那个盒子,反正都烂爆了。但是我爱你。我爱你。如果情感热烈到极致就称为爱,是的,那么我爱你。

这几个月我反反复复地叨叨爱你这件事,差不多到每个亲密的朋友都一清二楚的地步。很多写给你的句子我都记得,记得一清二楚。我的爱会消失,一切悸动和执迷都会消失,但是文字不会。...

眼泪值钱。我觉得每一滴转眼就会被蒸发被遗忘的眼泪值钱。

紫玉兰

南方一向即使是冬天也要绿意葱茏的,因而春天的到来也便不甚明显。树和草整年整年地绿成一个安宁妥帖的样子,在三月初喜怒无常的气温中也近乎像人造的那样无知无觉。暖阳抽不出它们的新芽新枝,寒风也吹不动它们的木头脑袋,若只有它无动于衷的照片,还真让人分不出一年四季。


然而眼前的这树花显然是春天对这绿得过分的世界一次来势汹汹的开战宣言。一树紫玉兰,结出了漫枝硕大无朋的火焰,在料峭的倒春寒中杏眉倒竖,硬生生在灰蒙的天空中劈开了一道浓墨重彩的裂隙。它浑身上下没有一片叶子,所有的花朵都冲着天空簇楞楞直挺挺地立在细瘦的枝条上。最底下的枝条上的花苞紧缩,是待出鞘的匕,暗沉沉地蓄着力,一日吐信毕露锋芒,繁花...

今天是2018年11月14日星期三。

我很长时间没有写任何东西了。

还是要写吧。还是要写吧。我以后想多在lof上发点东西。

*

今天是2018年11月12日星期一。我终于从漫长的如同冬眠期一样浑浑噩噩的日子里苏醒。

到现在为止,我已经超过一个星期没有去上学了。并且完美错过期中考试。

早上大约九点醒了。昨晚我连玩了五六把moba游戏,然后意识到自己开始焦虑了。然后我打开一本儿童文学,看了小半本。儿童文学真的很让人感到温暖和安心……我在昏黄的灯光、书、和药物的作用下比较平静地睡着了。

又做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梦,但是一醒来就忘了。睁开眼睛后重新思考了一下生活,在回复阿静时决定把手机关掉。...

1 / 5

© 莫方不方 | Powered by LOFTER